2017年7月17日星期一

卢峰:一个巨人 两个葬礼 中共冷血 港人热心



七月十五日有两场刘晓波先生的丧礼。第一场是北京当权者办的,它其实不是为刘先生及家人办的礼仪,而是一次冷血、残酷、人性泯灭的政治把戏,由当权者监制、编导及强迫演出。刘先生的家属包括妻子刘霞只是人质,被当权者以「铁拳」逼着配合出席,好让他们拍成片段。

中共冷血 港人热心

丧礼极速、秘密的进行,前后也许不过几十分钟。刘晓波先生的好友都没能参加,大部份是在丧礼、海葬举行了以后才知道。灵堂内倒真的有一些「来宾」,可他们不过是国保、国安、公安人员乔装的。这些人跟刘先生及家人根本不认识,他们断不是要为刘晓波送别,而是要继续监视已过世的刘先生,监控刘霞与其它家属,不让她们轻举妄动或表现出不符「剧本」的悲伤与激动。这样连亡者都不得安宁,连家属哭的权利也剥夺的丧礼,除了冷血不仁、泯灭人性以外,实在想不到甚么更好的形容词。

北京当权者的心思不难明白。他们知道刘晓波是政治巨人,拥有强大的道德力量及感染力,在内地以至海外都是一面旗帜,又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牵动万千人心,足以形成巨大的波澜。当权者这一回把刘晓波活活坑死,肉体上灭了他的声音,肯定惹起众怒众怨。为了尽快消除刘晓波的影响力,为了彻底除去他象征的人权、自由、民主旗帜,当权者心狠手辣的草草办了他的丧礼,然后迅速来个海葬,好让他从此在人间消失,没有墓穴,没有墓碑,骨灰也不留一把,彷佛不留半点痕迹。再加上当权者未来加倍加力把刘晓波三个字从互联网、网上数据库、搜寻器上「铲走」,他在网上世界也将成了不曾存在的人。

也就是说,北京当权者是要刘晓波在现实、虚拟世界上灰飞烟灭,就像没有活过一样。他们用心之歹毒、野蛮可真是史上罕见。当年秦始皇焚书坑儒,纳粹党焚书杀人都没有北京当权者这样冷血无情!

同一天在香港有另一场刘晓波的丧礼。跟在沈阳的丧礼不一样,这场告别式没有遗体、没有家属;有的是刘晓波的照片,是刘晓波刘霞夫妇相视而笑的最后合照。这个民间的葬礼有的是烛光,有的是「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的标语,有的是人心。几曾见过成千上万香港人持着蜡烛缓缓的从中环遮打花园走到西环中联办,为的是向一个无权无勇,无官无职的知识分子送别。

风雨无阻 信念不死

有幸参加了这场不一样的告别式。路不好走,从遮打花园经皇后大道中、大道西到中联办不过两公里多的路,却走了近三个小时;单单从西边街走到中联办的五十米就花了超过半小时。走着走着不时来几阵滂沱大雨,把路弄的湿滑不堪,衣衫鞋履都湿答答。

可大家都耐心的走着候着,坚持走到中联办门前的祭坛,就在北京当权者驻港机构的眼皮底下向尊敬的刘晓波先生鞠躬、献花,跟他道别。我们的烛光,我们献的花,刘晓波先生是看不到的了,刘霞在软禁中大概也未必收得到看得到我们的心意。但我们的心已牢牢的铭刻着刘晓波、刘霞的名字,只要想到人的尊严,只要想到对自由、民主、人权的追求,我们会立时记起刘晓波、刘霞的名字。我们还会四处宣讲他俩的名字,继续刘晓波先生坚持的信念,把刘晓波的「最后陈述」,把「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的想法传承下去,让他成为不朽的历史人物。不管北京当权者及他们的爪牙如何卖力,如何不择手段,都不可能令刘晓波灰飞烟灭。

我们的朋友刘晓波走了,但我们会把他好好记住了,也会让历史好好记住他。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