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7日星期一

秦耕:中国的自由神——悼念我的师友刘晓波



18天!从你患病的消息传出,到你溘然离世,之间仅有18天!看了7月12日医院例行的病情报告,我已经意识到你与我永诀的日子,可能就在7月13日!

在这18天里,全世界的目光一直聚焦在你身上,地球的每一处都有人在为你呼喊和祷告,众多朋友关山重重,奔赴沈阳,找遍医院的每个角落。我一反常态每天发布多条微信,每条微信都在表达同一个词语:悲愤!在这18天里,我虽远在天涯,心却被紧紧牵在那间具体位置并不明确的病房里。

在令我和其他朋友悲愤异常的这18天里,你始终被隔离在某个角落,密不透风,刺刀、铁网与高墙,将你与亲人和朋辈强制隔离,那怕是在你生命的最后18天。亲人的爱被阻挡,朋友的情被隔离,任由孤独与病魔轮番折磨。你被监禁,仅仅因为你是一个无罪的人!

我看了你最后的遗言,你说8年前你失去自由,现在又即将失去时间,临近生命的尽头,但你并无恐惧!是的,8年前你无惧失去自由,今天你无惧失去生命,因为你心中充满自由,你的理念永远不死!神说,那些能败坏你身体的,不要怕他!

现在你走了,你用自己的死亡,终于战胜了他们的监狱!你自由了!

在人们习惯使用MSN的时候,你MSN的名字是llx,那是刘老侠的缩写,我没有问过你,但我猜度老侠是相对于刘霞而言,因为她是小霞;后来是你教我如何使用 skype与朋友沟通,你在电话中亲自指导了我下载和安装的全过程,后来那些日子你也是我在skype上说话最多的人,到现在只要我登录skype,还能看见你消瘦但很精神的头像;你的电话是13552972115,至今仍存在我的通讯录里,我退役的诺基亚手机里,还保存着与你之间所有的短信往来;在人们开始使用智能手机和微信的时候,我还傻傻的等待你走出监狱,在新手机上安装微信,然后每天去你的朋友圈点赞;如今在我三星手机的字母表上只要输入xiao,系统自动跳出的两个字就是晓波……但我已经永远失去你了!无论是通过skype还是中国移动,我都再也无法听到你那浑厚且时有结巴的嗓音了。

2006年我低调参与基层人代选举,在最后一刻,控制选举过程的机构,勒令其中一人退选,故意让参选人数不足法定最低差额,然后在午夜紧急宣布我所在选区的选举暂停,以这种“合法”的方式,非法阻止了我的当选。事后你对我说,只差半步,你就偷袭成功!因为在那个选举年里,全国各地200多个高调的独立参选者,都被扼杀在起步阶段,只有在你指导下采用低调方式的我,走到了即将进入正式候选人名单公布的最后一刻,下一步就是正式投票。你还笑着这说,我还指着去海南时有人大代表陪我呢。

那年你得知我要结婚,表现得甚至比我还要高兴!因为你希望人间爱情美满,朋友们个个家庭幸福。你给我说,你平日出行,身后总是跟着七八个尾巴,阵仗过大,走到那里,就把麻烦带给那里的朋友,并让朋友在日后失去往日生活的那种宁静。你把自己这种遭遇贴身紧逼的常年监控,称作出行不便,也尽量减少出行。因此你专门委托另一位共同的好友,像使节一般,奔波数千公里,专程来海南向我表示祝贺。

那年在北京的一个夜里,在出租车上,你对我说也许我啥时候又会被关起来,因此我现在拼命写作,想尽量多积攒一些稿费,到时候留作你嫂子的生活费。我非常了解你的想法,你从不愿意看到任何一个发表言论的人坐牢,也总是劝告每个朋友,不要激进,不要浮躁,用理性而温和的调子发言。每有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因言系狱,你总是痛心疾首,第一个站起来为之奔走呼号。但却平静的面对着自己随时降临的牢狱之灾。2008年你身陷牢狱,每次律师会见,你第一个问的就是,还牵连了谁?当得知最后按照“该硬的硬,该软的软”的最高指示,放过我等,千般罪恶,由你一身担当时,你心里非常踏实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在审讯中肯定是大包大揽,把事情全往自己身上揽,还是那种大哥风范,想罩着一群小弟。也就在这个夜里,七贤村路上你下出租车后与我握别,时至今日其情景还历历在目。翌年我到京办事,因为知道的你的作息习惯,这次就没有登门拜访,一念之差,竟让上年的那次午夜握别,成为最后一面。

你走了,自由了!把无尽悲伤留给我们,也把未来的艰难留给我们,今后再没有人像能你那样,以大哥般的身姿替我们担当,以你的身体,把我们遮挡在尽可能安全的地方。但不管路多难走,我们还要毅然前行,你虽然以这种令人措手不及的方式退出,但你永远活在在每个渴望自由的人心中,你已经成为这国这族的自由之神!

一篇千字文当然无法表达我的悲伤和无边怀念,我所能做的,就是向神祷告,我坚信神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拯救计划,一定会带领我们走向你用尽自己生命所追求的自由!

愿你的灵抵达耶和华的国度,永享安息!愿曾经捆绑你肉身的枷锁,不再捆绑还活着的人,愿神眷顾你留下的这国这族,愿神拯救!愿神施恩!

晓波,我亲爱的兄长,在我年轻时你是偶像,在我中年时你既是良师亦是益友,永别了!愿你的灵魂与神同在,永享自由!
                                                2017-07-13
VOA整理刊出的刘晓波生平:

中国最著名的异议作家刘晓波因病去世,终年61岁。这位中国首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在坐牢期间被查出罹患肝癌,医治无效,于2017713在沈阳医院去世。中国当局2009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刘晓波判刑11年,他去世前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
    
刘晓波在2010年荣获诺贝尔和平奖,是世界上仅有的三位身陷囹圄的诺奖得主之一,其他两人是德国的卡尔.冯·奥西斯基(1935年)、缅甸的昂山素季(1991年)。
    
 刘晓波是吉林长春人,1974年到吉林农安县插队当农民,1976年成为长春建筑工人。中国1977年恢复大学考试制度,刘晓波考入吉林大学中文系,1982年毕业,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读研,1984年获硕士学位,毕业留校任教。
    
19886月,刘晓波的博士论文《审美与人的自由》获得通过,他成为北师大文学博士,应聘为中文系讲师。1989年春天,他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当访问学者,426离开美国回到北京参加学运,向北师大“学生自治会”转交了海外留学生捐款数千美金和万余人民币。
    
19896月初,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进入最后阶段。62,刘晓波和学者周舵、高新以及歌手侯德健进入广场,开始绝食并发表《六.二绝食宣言》。63日深夜4日凌晨,荷枪实弹的军队完成了对广场静坐学生的合围,在最后关头,刘晓波等四人同解放军谈判,说服数以千计学生撤离,避免了更大的流血惨案。史称“广场四君子”。
    
198966,刘晓波被捕,被说成是天安门学运背后黑手。9月被开除公职。1991年,北京法院开庭审理刘晓波“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案,他因“重大立功表现”被免于刑事处罚而获释。
    
刘晓波获释后,长期处于软禁和控制之中,尽管他也能到海外旅行。他曾出国访问美国和澳大利亚。1996年因同广州异议人士王希哲发表涉及两岸统一、西藏问题、人代会制度和钓鱼岛等问题的《双十宣言》而被判3年劳教,在199910月获释。
    
    
1999年到2008年仅十年期间,刘晓波主要在中国从事写作,大部分作品是在海外和互联网上发表的。2000年,刘晓波参与创立中国独立作家笔会(后改名独立中文笔会)并三次连任会长直到2007年。
    
 2008年对刘晓波来说是一个转折和重要年头。这一年,他和张祖桦等人参与起草了《零八宪章》并同300多名中国各界人士联署,在1210世界人权日(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之际发表,该文以捷克斯洛伐克《七七宪章》风格写成,呼吁言论自由、人权和自由选举。
    
 在零八宪章发表前夕,刘晓波被捕(128),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20091225,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其11年徒刑,次年5月开始在锦州监狱服刑。201010月,刘晓波在服刑期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在挪威奥斯陆举行,由于刘晓波不能前来,挪威诺奖委员会为其设立一把空椅子。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