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7日星期一

台湾解严三十年 中国民主能否有契机?



(德国之声中文网)30年前的7月15日,台湾当局长达38年的戒严令终于解除,从那一天起外汇不在管制、人民可以自由组党结社,宣扬其他其他政治思想等也不再视为犯罪,台湾的自由年代正式起步,尔后也促成了民主化,直辖市长与总统先后正是民选,人民权力开始拥有权力。
而在30年后的7月15日,中国沈阳一处焚化炉,将病故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体被迅速火化。随后,刘晓波的骨灰洒在大海中,官方表示这是"当地风俗",刘氏家族甚至出来召开记者会,对此表示这是尊重家属遗愿,感谢共产党的"人文关怀",随后匆匆离去。
这些画面与说法,让台湾人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曾几何时的戒严时期,许多台湾人因为争取自由,而被当局不明就里、或栽以莫须有的罪名,关押到自然"病死"甚至当场"枪决",随后被当局政府自行宣布疑犯"有悔意",面对接受"法律制裁"。如今台湾人再度看到这样的景象,只会更加深认为"绝不能回到那个年代"。 30年前与后,台湾与中国的政治生态已截然不同。
曾经的白色恐怖
台湾的戒严令始于1949年。1947年时,国军与共军在大陆战场交战,国民党政府宣布国家进入"动员戡乱",动员即全国总动员、戡乱即是戡平匪乱。然而,国民党兵败如山倒,最后被迫撤退到台湾后,随即发布全台湾戒严令,从此让台湾的自由思想受到束缚,白色恐怖时代的冤狱不计其数。
直到1970年代后,国际局势风云变色,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台湾的党外势力日渐蓬勃,主张要求解除戒严声浪日益高涨。 1980年代过后,台湾的抗议浪潮已然成熟,党外人士也在1986年自行组成民进党挑战当局,也让蒋经国决定解严还政于民。最终在1987年时,台湾官方新闻局长邵玉铭代表政府,宣告台湾地区38年的戒严令正式解除。
仍有困境待解决
至今30多年下来,台湾的自由与民主思想深植人心,尤其时新世代的青年,都认为这是他们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台湾纵使完成了许多政治改革,直接民选出自己的领袖,还是有许多问题尚待解决。
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的教授梁文韬,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台湾解严30年,现今想要走更独立自主的国家路线,但是跟30年前相比,中国因素的改变很大。目前中国已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然而思想控制却日益严厉。除在国内完全控制舆论外,海外的收买人心也在持续,不少台湾、香港的媒体,或多或少都有中国资金或是影响力在其中。如何与中国这个"巨兽" 相处,关乎到台湾民主的未来。
Taiwan Präsidentschaftswahlen Tsai Ing-wen (picture-alliance/dpa/C. Ying-ying)
三十年下来,台湾的自由与民主深植人心。图为台湾第四任民选总统,也是首位女总统的蔡英文
  
刘晓波病逝中国民主受挫
而从中国角度来看,刘晓波的过世,无疑更让中国的民主自由脚步遭逢巨大打击,台湾解严当时担任的新闻局长邵玉铭就认为,中国的方法相当"不聪明"。他向本网表示:"其实当初就请太太领诺贝尔奖,然后刘晓波有求医的需要,就让他出国,就像一般民运人士对待即可"。可是到最后,中国当局关押他到病情不能拖延,被检查时已经是肝癌末期,他认为中国就像"抱炸弹在自己怀里",最终只能落人口舌。
面对中国这个庞大的国家机器,是否还有民主自由的契机?梁文韬自己则表示"很悲观",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国政府"喜好权力斗争"。梁文韬说:"中国的百年建设小康社会"理想已经消失,他们现在做事不考虑正当性,"只要我活得下来,所有手段我都可用,包括陷害、栽赃,他们高层就是在彼此猜忌,然后看谁先下手,坦白说,就是回归山林的丛林政治"。
 "中国定型的国际观"
邵玉铭则说,中国领导人要思考的是,国家经济蓬勃发展下,人民教育水平一定不差,不闭关自守,广纳开明的知识份子才是第一要务:"当时我们政府部会首长几乎9成都是留学欧美归国的博士"。话锋一转他也说:"你看看中国的各级官员,外交部官员,有哪几个是国外留学回来的?都是党校教出来的,国际观就是'中国定型的国际观'。"
而今,外界都在高度关注的是,今年中国的十九大,是否会有更清晰的第六代接班轮廓。但专家们都认为,中国的不定性因素太多,除非国家发生重大天灾,如饥荒等,否则未来中国的高压统治,权力不下放人民的态势依旧明显。梁文韬表示:"中国人民的自主意识觉醒才是最重要,由下而上的逼迫自古以来都是政治演变的法则"。
凯中(台北特约记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